小清水猫茶

——(论迟来的99日我却因为过于丑陋不敢发在mp的心里过程)

*bug很多,别用脑子看(靠)

*嘘。

*我真的不会写戏orz



——看来她是忘记了这件事。





指挥方舟来到那人的卧室,看着难得歇息的人露出安详的睡颜也不好硬下心去打扰她。方舟晃晃悠悠的来到人书桌前,努力不发出声响的将手中端着的蛋糕放在人睡醒就能看到的位置。

——啊…要是蛋糕冷掉就不好了呢。

这样想着,方舟晃晃悠悠的来到她床边,白色的腹部稍稍贴近了地板方便自己观察她的睡颜。

是每天早晨都能看到的睡脸,心里却在暗自赞叹,无论看多少遍也不会看腻的这张脸,属于自己美丽的恋人。

心底闪过书桌上放着的蛋糕,明明今日是特别的纪念日,面前的恋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件事,有些赌气的梦中的恋人开始了孩子气的恶作剧。



伸手轻轻捏住人鼻子,看着人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,有了点要醒来的迹象,于是在微微睁开的黄金色眸子注视下,微微露出恶作剧成功了的笑颜,在转醒的人脸上轻轻一啄。



——99日快乐…?


。等等我是不是tag打错了

咋回事啊…实装全家捅好让指挥使跟着他一起捅人吗?还有这个璐璐,你又不是卖肉游戏你出你…(…)总之看不透,我还是爱指指和安托吧。


*

     

我是不懂酒的,在舞会上饮过的也仅有子爵大人递来的酒。那时我才初入贵族舞会不久,为了自己寥寥无几的面子,硬着脖子将酒当着子爵的面饮尽。

那是我第一次饮酒。涌进口腔的液体的味道在长久的记忆里模糊不清,只记得当时咽入肚中的液体参杂着隐约的苦涩。

至此我对酒没有什么好印象,但贵族仿佛天生好酒,变化着花样将舞会上的酒换了一批又一批。

于是我决心远离酒,在舞会的边缘偷听那些贵族在角落的私密谈话。



    “啊呀,这位年轻小姐,有没有兴趣来试试新的酒?”

  我本应当拒绝的。

那双突然撞入我视线中,如同蓝月亮的眼睛令我着迷,我意识模糊间回答着她的问题,希望她能多停留一会。

     “啊哈…真是有趣。”

“这是为你定制的一杯酒哦,名字就叫……埃伦斯坦的晨曦,怎么样?”

如果您喜欢的话。

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回答道。





母亲,我有一件无论如何都想向您道歉的事。您曾告诫我许多事情…就算是现在它也牢记在我心间。

但是,母亲。

——我想我陷进去在那蓝月亮的月光中了。


【白星x玛格达】旧事。(超短)

(是私设,内含ooc,与其说是玛格达不如说是“我”更加合适。)
(单箭头白星注意。)

“您是真喜欢子爵大人呢。”

那有着尖尖的耳朵的精灵听到这话便扭过头来,看向站在离她不远的少女。
她的人类妹妹正歪着脑袋,干净透彻的蓝眼睛从舞会中央跳舞的人那儿转回来,在清冷的月光下映着精灵的影子。
她冲着精灵眨了眨眼睛,似乎在等精灵回话。

“您是真喜欢子爵大人呢。”

迟迟没有等到精灵的回话,于是黄莺用更加低柔的声调重复了一遍,似是哀叹,尚为年幼的女孩——至少精灵是这样想的,带着不符合她年龄的叹息,目光越过精灵,打量起夜晚的星空。

多少年之后,精灵偶然回想起这件事,她手指抚过手中红茶杯沿,埃伦斯坦当家的把下午茶的甜点放在她面前,她看着精灵出神的样子,弯弯眼睛冲她笑。
“怎么了?是埃伦斯坦当家的亲手泡的红茶不符您的口味么?”
她故意抓住对方难得发愣调笑,也确信精灵不会因为她的故意刁难而生气。
“是呀。”
精灵的回答让埃伦斯坦当家的表情一愣,心里同时琢磨着是不是子爵惹这位群星之子不高兴了。
“但同时我也爱着你,玛格达。”
精灵看着有着干净的蓝眼睛姑娘柔声道,“我亲爱的妹妹。”
于是埃伦斯坦当家的笑了起来,一如那时白星为她命名的时候那样。

子爵你走吧,我要和白星小姐姐私奔了(不是

脑梗的话…要怎么做?